爱情文章

    凤清儿美目死死的盯着萧炎的纳戒,先前由于萧炎反应太快「因此连她都是未曾看见那究竟是何种东西,但虽说并未看清,但她却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,在那东西出现之时,其体内的血液,居然便是瞬间变得沸腾了许多,一股极为强烈的吸引力,在她心中涌现。 场中突然间的变化,也是令得广场上不少不知情的人有些愕然,一道道目光皆是扫向场中。

    乱伧实例

    风尊者脸庞上的笑容略微消散了一些,天妖凰族可不是风雷阁,那些家伙的霸道,他当年可是亲自领教过的。 “你是说我在冤枉你?”凤清儿俏脸微寒,冷笑道。

美文欣赏

美国代购 蔻驰coach母亲节系列三节雨伞 美国代购 Coach 奥特莱斯代购4.24采购